郎绍君(评论家)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2015-07-30 11:16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郎绍君: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展览。我先简单介绍一下吕云所这个人,我们是同学,我比他高一届,他比我小一岁。同学4年,17年同事,都在天津美院,所以是同事,好朋友,这个好朋友不是虚的,我们一直感情很好。
    吕云所是一个非常有绘画天赋,一个非常敏感、好冲动、有激情、没城府、不拘于小节、率真还有点泼辣的人,他作画的特点跟他做人的特点是一样的,他的真诚有时候表现在爱憎分明,不喜欢、厌恶的他甚至可以当面破口大骂,喜欢的就欢喜得不得了。生活上有一些散淡,家里的事情一概交给夫人,自己去画画,有非常强烈的乡土情谊,他是涉县人,他的哥哥也是一个地方领导,上学的时候就夸耀家乡怎么好,所以《漳河畔》那个毕业创作,第一个写评论的是我,那时候就感觉那套画在当时在学校里就特别好,在那种教育环境下画出那种,表现出他很高的天赋。他的师承现在说起来就是秦仲文、刘君礼等先生,比较重要的是刘君礼先生,他是张大千的入室弟子,是张大千在四川的管家,后来到了天津美院教书。60、61年的时候,他拜青年教师拜师拜的是刘君礼,刘君礼先生是画积墨山水的,他跟刘先生可能多一点。70年代,他主要画人物,因为那时候山水花鸟画学生们不喜欢,领导也不重视,他和当时的另外几个留校的同学画人物。那时候他画了很多连环画,连环画对国画家来说不是很好处理的,他能处理各种各样的场面和各种各样的人群,各种各样的环境。
    80年代他集中画山水画,他在太行取材于涉县的太行山景色,从太笔墨到笔墨太行,他从写实风格,写实性的写生,到一种表现风格,想象性创作这样一种变化。有一阶段是非常凝重的风格,最后一阶段是非常活泼的风格,有静的阶段到动的阶段的转化。我最喜欢的还是灵动的东西,这批动态的东西是最晚岁的代表作,他是一种非常自由的书写,直抒胸臆的表现,但是他并不理性,吕云所的画一直突出笔法,始终特别感性,突出用笔、突出感性,所谓突出感性就是突出一种情感态度,有一种想象力和幻想。
    这个展览当中有个别的非常具有想象性的东西,我说它是诗意壮美,主要是指抒情的特质,他能画大画也能画小画,但小画感觉并不小。总体来说他是用小笔画大作,他的积墨有两种,一种是笔线的积墨,一种是皴法的积墨,这两种有一个更活泼一点,一个更凝重一点,这两种笔墨都对线的笔墨精神进行了探索和创新。他的晚年近十多年很不幸,他的家乡是癌症发病率最高的县城之一,他有两个哥哥也相继去世,然后是他的夫人,吕云所曾经当着我的面掉泪。晚年夫人的去世,孩子的失踪,还有一个女儿身体也不太好,他自己也缺少生活能力,所以就不太注意自己的身体。我得过三次脑梗,但是都控制得很好,就是说医生现在还是有办法可以控制的,但是他不是,没有见过他吃药,吃饭也没有定准。所以他晚年有很痛苦的一面,所以晚年这批线条非常活跃、律动的部分就有一些表达着他的痛感的方面,已经离开了太行的形象,更多的不是画太行,而是借太行这个对象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很有表现性。所以晚年的线条就不是很雄大,但是有一种悲情,形象很松散,这也提供了我们思考的角度,追求那种自由的笔墨和山水形象的东西,他的作品提供了我们对这个问题的思考,把到后来也没有太行写生,但是他是一个理性的想法和境界。
    总体来说,他是北派山水特别是画太行山,他是最好的画家之一。谢谢大家!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