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曦林(评论家)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2015-07-30 11:17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刘曦林:吕云所走了两年了,他是我的好朋友,可以说在天津的同代画家里,吕云所和北京画家的频繁交往,除了郎绍君之外,我应该是对他比较熟的,给我打电话也比较多,应该是好朋友之一。吕云所生前在美术馆办了一次展览,那次展览之后,我对他画的太行加深了一些认识,就极力向美术馆推荐列入收藏范围。但是刘曦林毕竟人微言轻,也没去过太行,讨论的时候我辩论不过别人,说你了解太行还是我了解太行的时候我哑口无言,没有去过太行。直到今天我听到吴为山馆长说把吕云所的画列入中国美术馆二十世纪画家的收藏范围之内我很欣喜。吕云所是个好画家,大画家,优秀的画家,是应该写在二十世纪山水画史上的。
    吕云所爱憎分明,慷慨激昂,直来直去,所以我觉得这个人可爱。吕云所的艺术展在这个时候开会很有意思,我本来想在吕云所会议之前再去一下太行,原来计划要去太行和西藏,结果由于各种原因错开了。讨论这个题目是我们和造化之间的关系,吕云所的画给我们很大启发,关于中国画的焦点透视、气韵不够生动,这些问题看了吕云所的画以后,80年代以来的太行解决了这个问题,特别是云的应用和线条节奏的律动的发挥,使得这个气韵生动起来,使山活了起来,山的生命跃动起来。
    另外一点就是味,独特的太行味。为了证实这一点,我今天又请教夏硕琦先生,他说去过两次,我说是太行的味吗?他说是太行的味。我说既能得太行的味又能得气韵的生动,就解决了当前山水的形的问题。
    再就是法,他用墨法写生的时候叠线积墨,在游走和灵动之间得到了交汇,游走比较多的时候容易滑,没有北方山水的气势,他的画有一种韵律感和雕塑感。另外他还有墨韵写意的一点,把点线面、黑白的处理和空白的处理交织得很好,他的小品很雄放。
    最后一点是魂,魂入了太行,他夫人故去以后他写的短文,他不能再写下去了,也借太行来写心、写意,借太行把自己的情感传达出去,这时候我就是太行,太行就是我。他的小名叫云所,云开的时候,他的心境发生了变化,所以他借太行写心、写意的时候把自己的魂和太行的魂融合到一起。
    云所走了,他的画在,是值得我们纪念的,我们只应该从这里得到一些经验和人生教义,发扬云所的精神,这就是这次会议的特殊意义。谢谢!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