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凌(评论家)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2015-07-30 11:17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张晓凌:我没看过尚辉的文章,但是我想尚辉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就是中国画现代性的问题,从近现代以来所有中国画家,有的人骂现代性,有的人大谈现代性,但是无论骂也好,赞也好,所有中国画画家在这样一个语境里,不面临这个问题是不可能的。中国是以写实主义作为现代性的开端,这是大问题,不说了。吕云所的现代性,他对传统山水的转换也是建立在写实的基础上的,他是新中国以来培养的艺术家,受到这些教育是自然而然的。他通过写实主义表现太行山的形,就是通过造型性笔墨来突出太行的山水精神,这是他早期的一个特点,也是新中国第一代美术家用写实主义表达祖国山水的基本套路下来的,继承了这样一个传统。这样一个山水境界里,通过写生和写实主义,是通过太行这样一个特殊符号,这样一个写实主义的笔墨建构一种和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有关系的形象。所以我们看吕云所早期的作品在这个角度才有意思,不是很空泛地谈一些感觉,一定要放在大的历史背景和语境里,看他的山水的基本特点在什么地方。我觉得他带有国家美学的特征。特别有趣的是,我在第一个展厅注意到即便他在这个阶段里,有一个小画是纯抽象的,85年的,我觉得这个时候他已经意识到西方美术对中国画的意义所在,在那个时候吕云所先生已经双轨制了。我们看到他后来的东西,形、笔墨包括那种乐趣在里面,把整个山水太行山,虽然许多太行山具体的形,但是也没有太多关系,已经关注到笔墨本身了,所有的线条、笔墨都是他内心世界的一个写照,但是我想了想,他没有太多的悲情在里面,他反而显得有一种解脱感,有一种自由感,他不是宣泄,而是自然而然的一种自我升华的状态。从这个角度来看悲情的东西可能有。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