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延喆(评论家)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2015-07-30 11:18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何延喆:我是吕云所老师的学生,吕云所老师在画《漳河畔》组画的时候是毕业创作,那时候我上初中。那时候画在河北美术上发表,从那开始知道吕云所老师。今天又重读吕云所老师的作品,由此我想起一句话“未苦过长夜,不足语人生”,没有真正领会过痛苦,就不会理解人生的真谛,关于这一点,关于现代性问题,表现主义的画家,尚辉先生对吕云所绘画现代性问题做了全新的解读,所有表现主义画家没有一个不经过刻骨铭心的人生痛苦,无论是蒙克也好,梵高也好,都是这样。吕云所先生也是如此,由此我们就引申出另外一个话题,刚才我非常赞同说吕云所先生是当代北派山水的杰出画家。
    这个话题本身非常沉重,为什么?因为北派和北宗还不一样,所有北派画家代表人物的历史延续的时间在整个山水画中最短暂,也就是五代、北宋的四大家,而且北派山水画家艺术的摇篮就在太行山。而且太行山与其他山不一样的地方,当然他是作为北国的脊梁,蕴大含深,壮美无比,但是历来画家热衷于描绘太行的并不多见,因为太行山不是江南文人归隐的好去处,而是充满了悲壮与苍凉的一个寒苦的地方,吕云所先生在所有画太行山的画家里是唯一的一个原驻民,祖辈生息繁衍在那个地方,而且吕云所先生也像古代或者是西方表现主义大画家一样经历过很多人生痛苦。这一点来说,他的人生经历是别人所没有的,所以他就有一种强烈的人生自觉的现象,他这种人生自觉就贯穿在画家自发的意识。所以吕云所先生的经历非常显著,在郎绍君先生的文章里提了很多高兴的事,痛苦的事,在吕云所先生谈到的时候都泪流满面。为什么?因为这种山水,他对大自然的这种情感不同于我们的游观式,游览、观望、愉悦。
    另外一点需要关注的是吕云所先生本身是一个美术教育家,但是十多年没有让他在中国画的教学领域。中国美术学院那时候的体系很欠缺人物画,吕云所他们这一届毕业的清一色都是画人物画的,天津美院很注重传统,特别能够发挥和调动年轻学者的自主性,包括花鸟画也是如此,在这种情况下出来了一批花鸟画家,后来又出来了一批工笔画家。写实的人物画也很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全部限定在利用生纸彩墨写意的范畴之内,所以吕云所先生有很多问题和很多现象值得我们思考。
    另外,吕云所先生的艺术人生经历了若干阶段,我认为每个阶段都有闪光,都是吕云所先生生命的最大的投入。吕云所先生的毕业创作是什么题材?就是农民的战天斗地,就是《漳河畔》系列,高粱地下面有红薯秧,漳河边还有一群洗衣服的妇女。
    我认为吕云所最值得重墨书写的就是他在上世纪末画的黑色太行系列,这些画最能够体现中国山水画的精神,也最能体现北派山水的精神,吕云所先生画的太行脊梁,风、云、雨、雪在脊梁上流动,他在山顶上,山顶的山脉,上不见其顶,下不见其脚,这个不见其脚,光见其顶,这种从近远处延伸,雪意味着什么?在这种情况下幻化出来的梦境又意味着什么?谢谢!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