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龙庭(评论家)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2015-07-30 11:18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刘龙庭:非常感谢尚辉和大家邀请我来参加这个会议,吕云所跟我是同龄人,他的生日大一点,跟吕云所先生有过几次短暂的交流。80年代我到人美以后,他的弟弟来北京看病,我们聊过一次,90年代我们一块到丹东去过,吕云所先生的画我还题过字,后来在美术馆匆匆忙忙见过一次,吕云所先生的情况大家听了不少,我就想起画家不同于政治家,想起孟子的“天将降大任,苦其心智,劳其筋骨”,他在中年受到了很多坎坷,到了老年阶段,把他的人生感悟和艺术修养、笔墨锤炼都用在太行里了。吕云所的遭遇,吕云所先生的情况现在还没有人详细来写,大概写一写的话,可能也是很生动的。另外蒋兆和先生说世人需要的是美景,吕云所先生的太行系列不是美景,是一种苦涩的美,是浑厚、博大的美,把北方山川用他的笔墨语言充分表现出来,写出了山川的灵魂。画也有灵魂,我们想起范宽,他们的作品就在脑海中闪现。我们今天看了吕云所的太行系列,也有一种很崇拜的感觉,吕云所的画我认为我们这个年代的同龄人,一开始到美院学画画,素描、水彩等等都要弄一弄,上来就画大写意、太行山肯定也不行。这里既有当年的政治任务,也有人生的磨炼,也有心灵的感悟,吕云所先生是一个个案,一个特例,使我们跟中国画的创作、山水画的创新,南北山水画的不同、古今山水画的不同都提供了很多思考的题目。我认为吕云所最后是用山水因素组成了他的山水画的交响曲,他说他画完了画要得一场大病,要休息很多天,如果没有这种艰苦劳动就没有这种体会。
    所以今天我就感觉到通过大家讨论吕云所的山水画,对中国画的前景怎么来发展是一个促进,是一个思索的课题,对我们的启发是无限的。我现在眼睛也不行了,牙也掉了,说我老当益壮只是一种客套话,所以我们对吕云所去年不幸去逝深切悼念,对他的精神要不断发扬,吕云所说在少年时候要艰苦,到了中年以后要刻苦,在艺术的道路上是很艰难的,看似寻常最辛苦,吕云所的艰辛我们作为借鉴。谢谢。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