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虹(评论家)太行浩气吕云所中国画作品展研讨会

2015-07-30 11:19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徐虹:从他的展览我有一种感觉,我觉得中国水墨画特别是山水画如果说要从传统向现代转型,我现在认识到一定是个体化的,个性化的,个案化的,我觉得这个跟前面我们做的崔振宽的展览可以有一种对比,而且他们有相同的前提。
    第一,都是有一种文人的意象在里面,有老传统的基础,就是文人和现实发生关系以后,他的精神和苦难、逃逸的诗意。
    第二、二十世纪初底层苦难印象,现实的关怀和生存现实的环境给艺术家带来的苦难诗意,奠定了中国山水画发展到今天可能有的倾向,从崔振宽也好,吕云所也好,他们最后都会归结为一种个体生存经验,从个体生存经验里提炼的一种生命的诗意。这种诗意和前面两个基础是分不开的。吕云所从最早的写实开始,我们可以说他画的这些人都很可爱,但是我们看到这些人原有的对他的定义是历史中的、现实中的、朴素的,感觉到他是一种在贫困的或者是窘困的生存境遇中提炼出的人性。
    第三、家国诗意。他黑色的太行部分我们就看到怎么样在二十世纪以来去叙述国家,怎么样叙述家园,改革开放的八十年代我们继续在叙述苦难的中华、历史的中华、文化的中华的一种急迫感,要发展和强大的纠结,这样一种宏大叙事。这样的作品我们从他的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但是我觉得最后他开始会转型,这种转型是和前面几步结合在一起加上个人的深层语言,真正的转型是从这里开始的,前面是过程,这种转型再也不只是浪漫和象征,再也不是一种传统文化符号来代表自己的一种心境,而确确实实是根据自己的深层经验,根据自己的生命所表达的这种激情,以及他所有的起伏和苦难,这样的诗意和现实环境发生对照和呼应,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出了一种具有现代性的、个人化的,有个性风格的这样一种艺术样式。
    我们现在觉得他最后那部分作品最能打动人,打动你的并不是他的高山的象征和体积形象以及神秘感,而是吕云所用笔、用线、画面整个的开放性结构,以及把自己完全开放出来,在整个画面上的激情的流动、涌动,你是被这个所打动。
    我们刚才对中国艺术的现代转型的研究也更多的是从符号语言学、语义学上说得比较多,如果更多结合中国艺术家和他的环境关系、个人经历和个性的抒发这一条线来说,我想大概会有很多个案。无数的个案凝聚在一起,我们对中国现代艺术的转型这部分的叙事会有我们自己的特点。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