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乡与造境”赵松柏 黄菁油画作品展

2018-10-06 11:17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展览时间:2018-10-13 - 2018-10-28
开幕时间:2018-10-13 10:00
展览城市:广西 - 桂林
展览机构:花桥美术馆
展览地址:桂林市自由路2号桂林市花桥美术馆
学术主持:苏旅 刘新
主办单位:桂林市花桥美术馆 漓江画派美术馆
参展人员:赵松柏 黄菁
展览备注:学术研讨会时间 2018年10月13日上午11:00
策划:邱丽萍 张丹 杨戟
执行策划:莫景臣
展览介绍
归乡与造境——赵松柏
 
赵松柏是一个值得研究的美术现象。
 
赵松柏是一个画家,甚至可以称之为半职业画家。
 
但没有人记得他画过什么。一直到他退休。
 
其实身为桂林市美术家协会常务副主席兼秘书长的赵松柏有数量可观的作品参加过国内外很多美展,有的还得过大奖。而且作为美协的组织者领导者,他以身作则,非常努力,几乎每一幅创作,都是绞尽脑汁,千锤百炼。题材、构图、色彩、风格,不断的探索。日复一日。
 
但他可能就没想过探索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爱。返回自身,抓住自己记忆深处依然时而飞驰的白马。
 
当然不止赵松柏。其实,身不由己,可能说的就是这种俗世的生活吧。赵松柏老了,退休了,告别了他曾经热爱的办公室和喧嚣热闹的圈子。
 
退休的日子是独孤的。
 
哪位大师说的,独孤是一个优秀艺术家的必然。
 
孤独让赵松柏从新审视自己的艺术,审视自己。
 
他关闭了很多窗口,很多五光十色的窗口。只留下了一个窗口,一个独孤而自我的窗口。这个窗口,只看得见他自己记忆深处的风景。
 
自由降临。
 
赵松柏开始摈弃美术史,摈弃风格,摈弃技术,摈弃造型,摈弃色彩。
 
他开始用画笔,用画布,用颜料,用心灵讲故事。
 
讲老桂林的故事。讲赵松柏的桂林的故事。
 
那些老桂林的山,老桂林的水,老桂林的船,老桂林的屋,老桂林的码头,老桂林的人,老的一切。
 
神奇般地从赵松柏笔下走来。
 
褪尽铅华,浑厚古朴,脱胎换骨。
 
这个桂林已经不在了,它曾经存在。
 
其实它一直都在,只是默化为一口老井,很深很深。藏在赵松柏的心里。
 
赵松柏要做的,只是打开了一条通道,让清凉纯净的记忆之水破壁而出。
 
每个人的心都是一口藏有自己故事的深井,绝大部分人这个通道可能就会永久关闭,甚至,他们不会记得还有这样一口井,深藏着他们可能最深最爱的记忆。
 
赵松柏没有忘记。
 
站在赵松柏这些没有艳丽的色彩、故意的炫技、做作的构图貌似随意书写平淡无奇但有着浓浓民国味道的桂林风景前,我想那一瞬间,很多观者心灵深处的歌弦被拨动了。
 
于是有了共鸣甚至合唱。
 
这就是我们常说的所谓感动吧。
 
桂林有个赵松柏。世界有个赵松柏。
 
——苏旅
 
黄菁的笔调
 
黄菁的画好看。“好看”是口头语,从词义上好像追究不出更多高大上的所指和意义,但这种含混常常就是对事对人的最高判断,超越大字眼,很亲和的抓取了本质。
 
黄菁画画,从里到外有一种自己确信的东西,不骑墙、不碰巧,所以画的质量、面貌有一种“不易画坏”的稳定性,接近六十岁的这十年尤其如此。丙稀画成了那样,油画水彩也跟着画成了那样。写生画成那样,“创作”也画成了那样。究竟有没有油画性,丙稀是不是像水墨,水彩的水味足不足,都无所谓。这种“无所谓”在好多时候,在一些人身上,是一种境界。
 
黄菁特点很鲜明,人和画都如此,所以黄菁的辨识度很高,也是人和画都如此。黄菁的画和文还容易与人互动,让人产生兴趣,因为你能从中引出问题,有感觉的闪烁。只要爱动脑子、有情怀的人,与黄菁的画相对,或读阅他的文字,你不会无动于衷,总有被触动被电着的感觉。这就很厉害。人之失败,莫过于人们对你茫然,没感觉、不感动、了无谈资,无论你在画上费了多少功夫,得来的是这种境遇,也算不幸。
 
我对黄菁的感觉不是这样,跟他亦师亦友,相交多年,总会在他不同的阶段不同的画里,有意外的方向感,有新视域的能见度,有点亮问题之火的神速瞬间……总之他能让你鲜活起来,愿意享受他的观看和创造,被撩拨着想一些平时被冻藏起来的问题。
 
黄菁的画,是越来越“中国”的演进方向,原先他身上那些很西方的风度,都在岁月中融汇为他的“中国”品相,过去他对中国艺术的偶然抓取,现在已是精神的追慕和笃信。也所以与我们有了天然的亲近力。
 
——刘新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