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种者在喜悦中收获 —刘云川的书画艺术

2018-09-13 09:09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刘云川(老雲)山东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师承刘牧,赵准旺,杜大愷先生,篆刻师承高庆春、徐正濂先生。山东省书画学会理事;山东梁山文联名誉主席。
 
 
播种者在喜悦中收获
—刘云川的书画艺术
 
徐恩存/文

 
      一个辛苦的播种者,耕耘在自己的土地上,春华秋实、春种秋收,在收获累累硕果时的喜悦,是由衷的,也是充实的。


      刘云川就是这样一位播种者。.多年来,他笔耕不辍,在精神的空间中漫游,沉潜在方寸之间与咫尺之内,得金石之情致与笔墨之意趣,在沉迷于艺术世界之中不期然完成了审美超越,他的书画艺术成为诗书画印的综合性结晶,散发着画家浓郁的生命情怀。自始至终,不论条件和环境如何改变,刘云川执着的固守着自我的精神家园。 


      诗书画印,在刘云川笔下体现出天性的纯真与敏感;在这里,艺术传统、文人情怀交融于点线之间和笔墨韵致之中;他的篆刻,率性洒脱,随意却不失老到,看似信手雕凿却天真本色,在金石意趣中透示出诗性思考与审美品格,而画家自我生命感悟、诗性思考与审美品格则在雕刀、石料互动之间得到展示与表现。云川的山水、花鸟作品,更是别有意味,看得出,他仍醉心于“意在笔先、画尽意在”与“心随笔运、取象不惑”的“虚”的表现,强调的是“意韵”;在他作品《白洋淀写生》,以及《秋江水塘》、《荷塘情趣》、《一塘荷气》中的水墨荷花,多是在横涂竖抹与干湿浓淡的勾勒、渲染中,画家把内心的意绪移入自然,营造“游心物外”与“无我之境”的审美境界。
      云川在书画、金石中,竭力追寻中国绘画的一种精神传统,力求展示他心仪的理想境界——“云水襟怀,书生本色”。
      他的山水画《山居图》、《青山可居》、《幽山可居》、《听松图》、《云断玉顶》、《松隐初山》等,都是着意于“山水之思”之作,体现的是中和之美与天地人和谐、静谧的节奏、韵律,画家在作品中眷注的是超越现实的诗意气息,天人合一与物我两忘的审美之境,而文心与诗性、养气与修身、求知与悟觉、登临与畅神、格物与致知等等,都以精神内在活动的方式构成了作品生命的主题。而在《江南江北青山多》、《南山塞天地》、《居山望远》、《山深云》、《溪山可居图》等作品中,我们看到那松散、灵动的用笔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画家以体物言志,象征寓意,情境交融,淡定洒脱与胸有成竹的心态,在不经意间营造了山高水长的静谧与祥和,作品在疏密浓淡、松散灵动中浑然完整,显示了刘云川艺术的一贯风格和功力的深厚。


      画家笔下的花鸟、山水题材的笔墨表现,其气象与格调的旷达,显露出成熟与园融,而以书入画、以金石入画的笔墨特点,颇具“力透纸背”的骨力和“银钩铁划”的美感,笔致的骨力,墨色的丰腴饱满,在一波三折、中锋转侧锋、干湿浓淡与“意到笔不到”中,显示了艺术气象的兴起,格调潮涌的匠心与气度,特别是潇洒的笔情墨韵与优雅气息,是耳目一新的。而笔势雄浑与冲淡,情绪温雅与超脱,都呈现出卓异而朴质的品质,给人以静谧、安详之感。显而易见的是,云川的书写方式与情感表达方式也在变化,他有意识地摈弃狂野的渲泄方式,代之以从容淡定的象征隐喻的手法,许是受到了庄子的“至人无情”的启发,意识到情感在某种意义上是存在之伪、生命之累、认识之遮蔽,故在笔墨表现上控制着情感的激发,并把情感表现上升到更为纯净澄明的境界。无疑,这是返朴归真、不事雕琢、心手一致的生命本色呈现,这使刘云川的作品抵达到率真淳厚、空灵飘逸的境界,中国画的符号化语言价值被画家运用到新的审美高度。这是当代文化语境艺术创造的必然。
      多元的文化格局,以及世界性的艺术潮流的纷纭繁复,都在学习、鉴别与探索中得到扬弃和吸收,它们作用于刘云川的艺术观念和创作取向,使画家具有了豁达超然的生命情调与智慧,得以孕育了他的创作态度和艺术取向:首先,刘云川超越了知识形式和日常经验去领悟物象,与机械的逻辑判断背道而驰,作品因而显得生机勃勃,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其次,强调意象的形式创造和空间平面化表现,以使意象功能得到最大发挥,作品才能在亦真亦幻中表达“无功利”的情境;最后,把生命情调和智慧融入笔墨之中,使之虚拟化并产生自我超越性,这使得刘云川的中国画获得了文脉传承和厚积薄发的脱颖而出的效果。
      刘云川正值中年,年富力强,精力旺盛,且由于底蕴厚重、文化浸润较深,因而,他的创作在圆融质朴中必然表现出从容豁达与超然脱俗的情怀,并在对现实世界的深情凝望中,获得心灵的启示,最终,转化为水墨意象表现,多年的追寻与探索,修成了正果,有心人,天不负,刘云川终于在喜悦中收获了丰硕的艺术之果。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