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厂在线推荐】理性与诗意—姚泽民印象

2017-09-30 16:09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我就是姚泽民!
      姚泽民,1976年出生,祖籍安徽桐城。现定居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历任旅游卫视《艺眼看世界》艺术顾问兼法律顾问,CCTV老故事频道《艺术之乡》制片人,中国教育电视台《艺术中国》栏目制片人、运营总监,广东卫视《中国大画家》栏目特约顾问,《财富与人生》杂志总编,《神州》杂志专题部主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易学文化研究院书画研究中心秘书长,化学工业出版社“跟名家学画”系列丛书编委会主任等。在旅游卫视、中国教育电视台与中央电视台任职期间,选题拍摄制作专题片、纪录片共计100余集。总策划“中国财富收藏鉴识讲堂”系列丛书、“跟名家学画”系列丛书、“收藏大家品鉴”系列丛书、“鉴赏与收藏宝典”系列丛书等共计60余本。著有:《微言大义》、《姚泽民讲紫砂壶》等。

理性与诗意—姚泽民印象
           文/朱文颖
      姚泽民是一个喜欢规则世界的人。
      看看他外在的人生轨迹:北大莘莘学子、法官、律师、媒体人、京城有名的主编、制片人以及收藏鉴赏家,每一步都是结实而有序的。姚泽民不喜欢虚无以及不清晰的事物。我想像过他工作的地方,一定也是窗明几净、秩序井然。世界上有那样一类人,他们必须看到众生之间和谐的相处,必须看到四时有序的周而复始,必须看到天体在宇宙中以一种安静、优雅的姿态运转。
      世界必须美,诗意,平衡,和谐,泾渭分明。
      这应该是姚泽民的重要天性之一。当年他选择当律师,"铁肩担道义",世界就必须得是黑白分明的,看不得不公不义的存在,好就是好,坏就是坏。反过来,行走在红尘之上,如此爱憎分明的行世姿态,我猜想背后或许也承受了不少不公不平之事至于他后来与艺术的交集,那也是天性里对于美和真实的倾慕。美的后面更坚硬的那部分,是真实。真实比美更宽阔。这些颇为精辟的见解,应该就是姚泽民跨越理性(法律界)和感性(艺术界)之后,得出的具有人生阅历和况味的感悟。
      "谦谦君子,卑以自牧"。这是朋友们对姚泽民的赞美。很多书画家也以此为题,送字给他。
      在很多场合看到的姚泽民,确实是谦谦君子,翩翩少年。然而,姚泽民却绝对不是一个闭着眼睛欣赏世界的人。虽然,在很多人看来,他一直并且总是在看似宁静平和地微笑着。
      首先,一个如此这般美好、平衡、和谐、泾渭分明的世界是根本不存在的。一个名校毕业的法律人,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世界的本质。而一个由法律而转行艺术的媒体人,也应该比绝大多数人更深谙人性的斑驳。
      有趣的还是他不变的微笑。
      不变的微笑至少有两种意义:第一,我什么都知道。第二,我知道,即便我不微笑,这世界仍然改变不了什么,所以我仍然微笑。
      这微笑还可以用另一种姚泽民生活中的细节来替代。他说:"千言与万语,不如喝茶去,我就喜欢这句禅语。"
      所有的禅语意即"知了",知行明止,都是用来了却烦恼的。了却烦恼却未必解决了问题就像我们通常看到的姚泽民。通常他都在微笑。但我们常常并不清楚,这个微笑究竟是脆弱而又柔软,还是结实并且永恒的。
      这是有智慧之人的微笑。他喜欢的朋友或者长者,大多也是这样的类型。姚泽民远比他看上去的要复杂。或者也比我们想像中的要简单。这两句话看起来矛盾,其实反倒是统一的。
      论事论物,很多时候他会往后退一步。这来自对人性的洞察,以及对人对事的体谅。也来自对生命底色的透彻了解。一切都转瞬即逝,一切都如露如电如梦幻泡影又有很多时候他给人极其爱憎分明的直感这是规则世界的外在投影,我同时认为这仍然来自于他的洁癖。希望事物和情感的轮廓是清晰的,一切都是清晰的,清流和浊流分开;认为世界是可以有秩序的,没有秩序的时候、混乱的时候,就微微笑一下,然后"不外喝茶去"。他终究有柔软的一面,像茶叶在水面漫漶开来,水汽蒸腾,周围混乱的世界渐渐模糊,更模糊,直至另一个明天的到来。
姚泽民与本文作者朱文颖(右一)
      姚泽民尽全力追求的或许是一种高处的平衡感。就像他最欣赏的英国哲学家罗素一个精神出奇健全平衡的人。"他是逻辑经验主义的开山鼻祖,却不像别的分析哲学家那样偏于一隅,活得枯燥乏味。他喜欢沉思人生问题,却又不像存在哲学家那样陷于绝望的深渊,活得痛苦不堪。"姚泽民在职业生涯上已经几乎完美地求到了这种平衡。他是个脚踏实地的实干家,不断地做事,法律顾问,艺术顾问,制片人但他又不仅仅安心于与现实的紧密拥抱。他知道艺术的气味。当他想远离这个过于热闹的世界时,艺术载他到现实的云层之上;当他想得到地面的支撑时,艺术成为他辨知人性的最可靠途径。与此同时,再次回到他的天性,他可以原谅人,也愿意原谅人。在法律和艺术之间,在理性和感性之间,在坚硬和柔软之间,姚泽民凭借了自己的智慧,搭建了只属于自己的桥梁。
      世界上有很多事物出现在白天,和阳光有关,比如日出,向日葵,比如午后大海上的粼粼波光;世界上也有很多事情在夜晚更具美感,比如残月,比如风中的柳梢,比如细细的乐声。后来我渐渐想明白,姚泽民真正的意义或许在于,他告诉我们这个世界是复杂的一个安徽孩子在北京成功立足整整二十年,这背后怎么都不会是个简单的故事;他告诉我们,很多时候这个世界是纠结的,且这种纠结不针对个人,其实就是全部人类的境遇。姚泽民著有《微言大义》,洋洋洒洒,论艺术论人生,境界之高远,很像常熟兴福寺外悬着的那副对联"山中藏古寺,门外尽劳人。"然而仔细再看,红尘滚滚,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一个,抬头看到一个姚泽民,低头又是一个,我们每个人都在路上奔跑。这个姚泽民的不同之处或许是更有智慧,他知道微笑面对一切,他知道"喝茶去",他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藏着《少年派的奇幻漂流》里的那个孟加拉虎,要让那头虎离开,就像佛家讲的因果关系,最好连想都不要想,越想越深。
      而无论是古老北京城中,稳稳坐在自己窗明几净工作室里的这个姚泽民,还是在任何境遇面前宁静微笑的姚泽民,那些在红尘路上忙忙碌碌奔跑的、我们认识或者不认识的姚泽民在浩大的命运面前,我们都是手牵手的兄弟姐妹,在浩大的命运面前,没有谁是真正的最终的胜利者。
       但是,或许就像姚泽民所相信并且奉行的: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看清这个世界,然后爱它。这才是所有艺术和生活的秘密。

朱文颖

朱文颖,生于上海,中国“七十年代后出生”的代表性作家之一。著有长篇小说《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戴女士与蓝》、《高跟鞋》、《水姻缘》,中短篇作品《繁华》、《浮生》、《重瞳》、《花杀》、《哈瓦那》等,有小说随笔集多部。小说入选多种选刊选本,并有部分英文、法文、日文、韩文、德文译本。曾获国内多种文学奖项。部分作品被馆藏于法国国家图书馆,并多次入选夏威夷大学纯文学刊物MANOA“环太平洋地区最有潜力的青年作家作品专辑”。其作品在同辈作家中独树一帜,被中国评论界誉为“江南那古老绚烂精致纤细的文化气脉在她身上获得了新的延展。”现任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