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博耗资千万建成文物医院

2013-11-04 09:50来源: 扬子晚报 阅读:

  实习生 彭珵

  扬子晚报记者 张可/文

  刘浏/摄

  青铜器患“癌”,超声波来治病

  所长万俐介绍说,文物也有“癌症”。举个例子,青铜器里会形成一种粉状锈,即碱式氯化铜。这种有害锈如同人体恶性肿瘤一样,它不光会蔓延,还会传染给其他的青铜器,在文物保护界被称为青铜器的“癌症”。

  “过去,我们传统的修复办法是用钻头和小刀在青铜器上把锈刮掉,最后清洗是用刷子刷的,但在这个过程中会损伤其本体。”他将过去用的“土办法”与现在的技术进行了对比,“现在我们第一步会先定性,用X光对其衍射,分析这是什么种类的锈;第二步再定量,看它的成分分别由多少铜、锡、铅构成;然后用柠檬酸把它除掉,第三步用超声波结合一种科学试剂就把青铜器上的锈彻底清洗掉了。”

  缓蚀保护“雨衣”是南博专利

  他补充道,最后会给青铜器做一个“缓蚀保护”,就好像给它穿了一层外衣,其实就是肉眼看不见的一个涂层可以防潮,阻断空气对其氧化以再次形成腐蚀。“国际上这种涂层一般是用丙烯酸树脂做的,而南博所用的是氟橡胶,是我们文保所自主研发的专利。”万所长强调。南博97年开始建立青铜器馆时就已经用了这个方法,像战国的九女墩编钟这样2000多年前的文物,沿用至今,该项技术十分安全环保,用于青铜器的保护效果十分理想。

  3D打印弥补文物缺损部分

  很多人都看过成龙的《十二生肖》,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你是否留意到电影中成龙用手套扫描兽首,而另外一方配合将其完美复制?这一看似夸张科幻的技术,其实相当于现下非常流行的3D打印机技术。南博文保所就有这台时髦的3D打印机,那么3D打印技术是如何与文物保护结合起来的呢?原来,以前复制文物的时候需要扫描后再制作模型,非常麻烦。现在可以将文物扫描后直接用3D打印机打印出来,就像制作雕塑一样,最后再上色做旧。“如果有损坏的文物,可以通过这种技术将缺口模拟打印出来,材料一般用树脂做成,方便建模。”万所长介绍道。

  修复中,有害气体零排放

  新建的实验室进口了一批国外专业文保仪器,其中有一种仪器高到几乎贴到了天花板,俨然一庞然大物。万俐介绍,这是从法国定制的一款最先进的仪器,可以把在文物修复中产生的有毒物质过滤成无害气体排出去,而且不会影响周遭居民的生活环境。除此之外,还有来自瑞士、丹麦、美国等国家的先进设备都会很快用于南京博物院所有馆藏文物的修复与保护中。

  “文物因为年代久远,就好像步入了老年期、病危期,所以也需要对其进行特殊救治。”这里好似一个“文物医院”,需要给文物看病,“少个腿,就装个假肢;有肿瘤,就要摘除。需要对"生病"的文物检测、分析病因,做出最终保护方案,最后对症下药。”

  除了高新设备,南博对文物的修复还包括苏州裱画、青铜器修复与仿古拓片这3个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领头的传统文保工艺。此外,在充满现代科技意味的实验室里,有一个平台放了一个个玻璃罐,里面装的都是皂角、白芍、黄柏等中草药。中草药能在文物保护中起什么作用呢?万俐告诉记者,这些都是给纸质文物配置的中药防霉剂。实验室还能造出可乱真的旧纸,用于修补民国旧纸质文物和近现代书画。

  揭秘神技

 

  看看文物“医生”展示鬼斧神工

 

  鎏金铁芯铜龙“复活”

  这件尾巴高高扬起、轻盈飘逸的唐代鎏金铁芯铜龙,出土时断成了6截,头部较完整,但是表面鎏金层脱落严重,脱落层还有黑色和绿色的铜锈生成。前躯干残损严重,鎏金基本脱落。考古、美术、历史、文保等人员一起反复论证,参照同类出土物—另一条一样的“龙”,确定这条“龙”的修复形态。随后采取残缺塑形等流程,又经过了修形、拼接、贴金等后,它终于在文保人员“巧手”修复下才得以“复活”。

  300块碎片拼起“院落”

  这组唐三彩院落,2012年陕西历史博物馆征集来时还是一堆碎片,修复人员用了两个月时间才把共计304块碎片拼接成现在的样子。

  另有看点

 

  油画大师苏天赐未完成的“绝笔”亮相南博

  还有50多幅代表作,11月6日开放参观

  昨天,已故著名油画艺术家苏天赐的家人,把苏老生前的一批油画作品、画具都无偿捐给了南博。其中就有苏老2006年初,刚刚下笔,还未完成的画作《万古相依》。

  最后一次作画情景被复制下来

  展厅中就有这么一幅作品,名为《万古相依》,画面极其素净,画风朦胧,一座灰色深沉的大山、恒立在画面中央,山脚下一曲流水涓涓而过。但色彩并不均匀,几道黄色、绿色的笔触,画面中还留着明显的铅笔草稿印记。

  苏天赐的女儿苏凌告诉记者,这是父亲生前最后的画稿,可惜并没有完成。苏老是在2005年去的武夷山,他非常欣赏那里的风景,对其构思很多。回来后已经画好了一幅,但他自己总觉得还可以更完美,所以他准备重新画一幅更好的。“可是谁能知道,他才画了一部分就突然生病了,直至逝世也再没能拿过画笔。”在展馆中,这幅画现在还依然摆放在苏天赐最后一次用过的油画板支架上,支架旁的桌子上也还留着苏老的画具,一生中,佳作无数的苏老最后一次落笔的场面,被复制下来。一切维持原样,仿佛还在等着主人前来续上未完的画作。

  苏老生前想画“消失的风景”

  苏天赐的每一幅作品都透露出浓厚的时代气息。四十年代,穿着旗袍的女同学;五十年代,羞怯怯的穿维吾尔族服装的少女;六七十年代,大片大片的田野,表情严肃的团支书;八九十年代,万物生灵皆被唤醒;而苏老在晚年时期的作品风格逐渐归于恬淡宁静,画面感愈发抽象简练。

  被问到哪一幅作品最有纪念意义?苏天赐的夫人凌环如女士笑道:“对于我们家来说,每一幅作品都是"回忆",都挺舍不得的。”苏凌补充说,父亲一生钟爱油画,但经历坎坷,曾经时代的局限性也抑制了他的一些个人创作理念与想法,而这些在他的画作中都能得到体现。他画过风景画,也画过人物画,“爸爸很喜欢画苏州,最早的时候,苏州到处都是树林、野草,很原始;60年代,出现了田野,农田唱起了主角;70年代,更是整片的稻田……如今,农田、野草、树林都消失了。所以父亲一直都有一个愿望,想把那些已经消失的风景画下来,但只创作了几幅,没能完全实现自己的心愿。”

  南博重新开放后将有四大名人馆

  南京博物院重新开放后,艺术馆是一大特色,艺术馆分为三大馆:三个历代陈列馆(历代绘画陈列馆、历代书法陈列馆、历代雕塑陈列馆)、四个名人馆(傅抱石艺术馆、陈之佛绘画馆、苏天赐油画馆、吴为山雕塑馆)以及两个临展馆,共计9个展厅,展出的藏品共计约500件。而四个名人馆中,以江苏四位杰出艺术家傅抱石、陈之佛、苏天赐、吴为山为名,将永久展出他们的作品。市民们走进这四个展馆,可以充分了解他们的艺术生涯。

  链接:

 

  油画大师苏天赐

  苏天赐,1922年出生于广东阳江,曾在重庆就读于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师从大画家林风眠。后1950年受聘为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讲师。1951年以来先后任教于青岛山东大学艺术系、无锡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曾任南京艺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2006年,苏天赐于南京去世。他的作品参加日本、德国、新加坡、我国台湾等地区展览,并被国内外多家博物馆、美术馆收藏。苏先生是绘画界公认的油画大家,他将自己的毕生精力献给了油画艺术创作和美术教育事业。他以深厚的学养作中西艺术融合的尝试与研究,把中国传统的哲学观念与审美意识深入油画表现,将书写性的笔调与感性化的色彩融为一体,开拓出具有东方神韵的写意油画,并将其提升到崭新的境界。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