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消息”刘大石花鸟画作品展将在深圳东方美术馆开幕

2018-04-15 10:58来源:琉璃厂在线 阅读:
展览时间:2018-04-15 - 2018-05-15
展览城市:广东 - 深圳
展览机构:深圳东方美术馆
展览地址: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竹子林东方银座美爵酒店7楼
策 展 人:王昕海
学术主持:汪为新
主办单位:深圳东方美术馆
参展人员:刘大石
展览备注:支持机构
止亭书院 铭庐书院 经纶书院 清鉴书院 染尚文化 云亭文化 三恒艺术 长乐书坊 溪山清远

展览介绍
性命和诗意
 
一一我读刘大石
 
文:余世存(当代学人,作家)
 
大石是我的同龄人。经朋友介绍,得以读其画,读其书。他的《西园闲草》曾是我的枕边书,他读书多,勤于写作,他自己的文字也精练、干净。读他的书有两大收获,一是跟着他了解了不少古人的言行,二是听他说话时心会越来越安静,是的,读他的文字让人安静,但这种安静不是一种文人雅士的姿态,他有力量感、生存的质地。后来见到大石本人,发现他的文气里仍难掩燕赵豪杰之士的底色,他的相貌里有岁月、力度、坚韧、隐忍。
 
大石不做时文,虽然他的文字成绩在作家学者中都是罕见的,这让他少了很多机会。文章跟书画的流传不同,前者是跨界的,后者先得经过业界圈子的检验。中国是文章之国。一篇时文可在众口之间传诵,无形中赋予作者一些附加值,所谓声名雀起是也,名声又给其书画鸣锣开道。大石本来可以走这条捷径的。但他的专业、尊严、清洁却让他的文字与时事保持距离,也许他内心里仍把书画作为人生的第一需要,而文章只是他的书画之余事。
 
我对艺术外行,虽然看过不少中国画,但一直不愿“登堂入室”,宁愿保持“普通人的无知”,保持普通人的“眼与心”,在势利之外,就是对入眼和走心意象的接纳。总听人说,艺术圈很乱,水很深,普通人似乎无缘进入;但普通人的有情牺牲和时间的无情淘洗一起组成了艺术的生存空间,使艺术作品能够发挥各自的功用。大石的书画看过很多,他的书画有传承,有对传统艺术的变法,有人曾用新和旧、文人与画家等等角度来评说,但我一直觉得,评说大石的书画有另外的角度。
 
在很多人眼里,艺术乃高雅人士之事。但实际上,艺术审美是人性的需要。无论在农村寻常人家还是城里的鸽子笼居住环境里,民众仍会在劳作之余养花鸟虫鱼即为明证。只是中国艺术跟中国书一样,很少能够成为大众的日用品。从宋明以来,中国画开始走入市井,小说等也成为民众的消费;到近现代,五四新文化运动几乎是文艺大众化的运动。虽然成效甚微,但知识和文艺下移趋势不可阻挡,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来临,更是使每个人都有机会成为作家、艺术家。三代看吃四代看穿五代看文章的世代演进之路,在今天已经集于一代一时,我们每一个人只要有心有机会就可以成为美食家成为服装设计师成为知识人和艺术家……
 
齐白石曾经被称为“人民艺术家”,但他那样的人在那个时代还是太少。今天,时代发生了空前的变化,中国社会已经度过短缺经济时代,小康之家、成功人士成为社会瞩目的中心。这些家庭和个人是如何安居乐业、安身立命的?他们除了享用财富红利外,还能享用什么?孔子说,富而教之。可见,对学习教化和精神生活的需要乃是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作家艺术家们在今天有广阔的生存空间。
 
这也是朱新建、老树等人在今天流行的背景。论证他们成功的文字已经足够多,批评他们的文字也有很多,小资白领阶层对老树画画等作品的喜欢甚至让一些人来批评今天的小资如何不堪,似乎只有苏东坡时代的读者、唐伯虎时代的欣赏者才有小资精神。但这种批评其实片面,公正地说,今天的小资视野更为开阔。而老树先生的诗画虽可追溯到唐人王维,但他的精神更有生命力和现代气息。可以说,社会大众需要艺术家们提供了恰当有效的服务。在我看来,除开个人精神探索的部分不论,大石书画应该属于强悍而自信的社会中坚力量,属于寻找美、善和艺术真实不虚的社会大众。
 
当然,大石的书画跟朱新建、老树们有所不同。他更安静,他给自己取名大石,也有效法石头的精神。他不激活观众的心性,他只是像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一样静静地陪伴;只有你静心打量时,能参悟到一些东西,深者得深,浅者得浅。大石书画有柔和的表象,但线条的盘曲坚实又让人猜测他的隐而不发。他的花鸟可爱,兰草、梅花、松竹,都一目了然,而他的书法却常如夏天的藤蔓,让人见证生的力量,咫尺之间有刚柔、动静,他的作品是日常生活的安慰。
 
但使鱼龙知性命,何妨平地起波澜。安顿性命者,在于有阅历的作者,大石是谓也。大石的作品,可以说是把他的眼与心呈现给了我们,让我们当下的生活有了诗意和性命。

分享到:
合作机构 >>
友情链接 >>
Copyright Reserved 2000-2012 琉璃厂在线 版权所有